想做御幸一也手里的记分册
钻A 御幸一也.仓持洋一 CP仓御仓
本质青道吹,青道的投手阵最可爱
不讲道理且没有底线地爱着黄景瑜
不接受黄景瑜相关任何rps

仓御/甲子园的奇迹

原作向。

时间线:春甲


       一路上车还算开得平稳,但由于时间太长,还是不小心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快到了喔,仓持君。”

      仓持抬手揉了揉眼睛。天色还不算暗,从他身旁走过的御幸留下了一句轻轻的提醒,继续朝后排走去了。他看了看窗外,余光瞥见坐在自己旁边睡成一团的泽村,又回头望了一眼,只见大家姿势各异地坐在大巴车的座位上,但都穿着统一的球队服装。...


【仓御】无题 职棒设定 年下

写在前面:

没有题目是因为不知道应该取什么题目

仓持22岁,御幸27岁

pro只是设定,因为不太了解,所以难免有误,主要还是谈恋爱的事情(其实根本没有谈恋爱)

后期节奏突然加快,说不上是什么结局,可以自行想象

不怎么开心也有很多事情都没讲清楚的一个故事

有各种想法请评论告诉我Orz轻拍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仓持每次想起那一天,都忍不住觉得自己还算是个幸运的家伙。

他站在投手丘与二垒之间的地方,眼睛却直直望向休息区,盯着一个戴着护目镜的人。


球场里气氛越来越热烈,选秀结束后不久的一次活动,让他第一次以这支队伍的队员身...

不知道关注我的大家能不能看到
因为花邪关注我的小伙伴,如果看到可以考虑取关我了QAQ大概以后不会再写花邪,也不会再发花邪相关的内容了,对不住Orz

ダイヤのA+御幸一也相关感想

第一遍看钻A的时间太久远了,大概13年,当时对棒球一窍不通,通篇看下来虽然觉得很燃,但确实是没看懂。后来因为不知道有第二季的消息,漫画也没人翻译,就直接跑掉了,14年2月掉索娜坑,15年7月掉花邪坑,16年3月直接跑去追星,再加上8月死神的结局,差点直接放弃二次元……

大概就是这样的情况,考完研后,懒到什么都不想做,寒假时就又下载了钻A的前48集在手机里。(我爸为了让我对国产手机产生好感,给我准备了一个华为的Mate9,因为内存有128G,所以我就把钻A下到手机里了,10天后我的小iPhone就丢了,仿佛命中注定……)因为各种各样的杂事,寒假并没有看多少,只看了前三集左右,真正开始认真看钻A...

ダイヤのA比赛等重要信息记录

#S01E01

泽村荣纯(赤城中学)中学时期最后一场比赛

6:6平分 第九局下半 2out满垒 球数3坏2好  

最后一球出现暴投告负


#S01E04

春季大会青道vs市大三高   13:9

【攻1】御幸一也 3分全垒打

【攻2】1棒仓持短打上垒 

    2棒小凑上垒  无人出局 1、3垒

    3棒伊佐敷上垒 仓持得1分 无人出局 1、2垒

    4棒结...

【花邪】解雨臣的朋友圈

去年写的,意义不明

解雨臣可能一直都是个文艺青年(×)


    ***

     高速路收费站不远处一家不起眼的房子里,胖子戳开了微信的钱包界面,将几大兜子土特产的钱结清,一同前来的吴邪坐在租来拉货的皮卡车驾驶位上,一手拿着烟,一手划拉着手机屏幕。车身微微晃着,是店里的伙计在后面装货。


    《2016年上半年工作总结与未来展望》


     这是...

【0011番外/半架空】大花成长记

为了给tag除草

半架空 设定和之前的0011一样 有部分改动了原著的设定

终于写到了花邪的小时候 一次初识一次重逢 两次都是大花人生中的意外

有了对比才有伤害

花邪only 主大花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解雨臣从小就过着与众不同的生活,比一般的孩子心思要重,也更敏感。


他从长沙回到北京后,就一直边读书边训练,期间还下过几次斗,而且不知是巧合还是必然,他亲眼见过几次比较大的家族冲突,当时的他没什么亲近的人,遇到天大的事情也没处去说,只能自己慢慢消化。而跟在他身边的那个瞎...

【旧文】Sand and Rotator

呵呵 这篇的题目还是根据98的漫画起的 脑洞来自于剧三“可能不是第一次见面”现在真不知道是什么心情……

2015年露吧吧刊投稿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数字仅代表事情发生的时间顺序)


【3】

“你忘了吗?”虎彻清音担心自己刚才的命令让朽木小姐产生误会,于是赶忙摆手笑道,“你刚来的时候,不是为支援我去过的吗?”


“我想想……”


“那回忆可不怎么好,就该特意忘掉啦!对吧?朽木!”


【4】

也确实没有什么特别的记忆了,关于五十年前发生的那件事情...

【旧文】Little Demon

最后决定把几篇以前的一露文放过来。这篇是2014年露吧吧刊投稿

一露可能是最打我脸的cp了,一点不夸张的说,最近一想到他俩,心里就很难受很难受,难受到必须转移注意力才能暂时忘掉。听歌时偶尔听到剧场版或是森田叔的角色歌,几乎是一秒切换。感觉以目前的状态来看,要避开BLEACH很久才能行了。

以后大概不会再写一露了。想想都是一种煎熬。开过的一露坑也不会再写了,其实也就只有一篇,而且没几个人看……就这样吧。

如果有一天能从心里真正接受恋露,可能会写写恋露,如果接受不了大概就不写了……但露琪亚仍然是我二次元里最爱的角色没有并列。

想起高三那一年,刚入坑时,几乎每分每秒都在想她,想一露,后来不管...

【花邪】流水账 (钓王衍生短篇HE)

再做最后一次努力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https://drive.wps.cn/preview#l/db524f1681374a578bf6bdb28ed5c7d2

©天殃
Powered by LOFTER
      1/3